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内外动态 > 内容

2018世界城市名册正式出炉

时间:2018-11-18 来源:中国城市规划网 作者:余蕊均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城市评级机构之一,GaWC (Globalization and World Cities)自2000年起不定期发布《世界城市名册》,通过检验城市间金融、专业、创新知识流情况,确定一座城市在世界城市网络中的位置。日前,由全球化与世界城市(GaWC)研究网络编制的全球城市分级排名——《世界城市名册2018》正式出炉。

  这份榜单则被认为是全球最权威的世界城市排名,GaWC以其独特视角对城市进行Alpha,Beta,Gamma,Sufficiency(+/-)划分(即:全球一二三四线),以表明城市在全球化经济中的位置及融入度。

  一

  来看看今年的排名情况,首先是Alpha级别,中国有6座城市上榜。

  Alpha级别(全部名单)

  Alpha++:

  伦敦、纽约

  Alpha+:

  香港、北京、新加坡、上海、悉尼、巴黎、迪拜、东京

  Alpha:

  米兰、芝加哥、莫斯科、多伦多、圣保罗、法兰克福、洛杉矶、马德里、墨西哥城、吉隆坡、首尔、雅加达、孟买、迈阿密、布鲁塞尔、台北、广州、布宜诺斯艾利斯、苏黎世、华沙、伊斯坦布尔、曼谷、墨尔本

  Alpha-:

  阿姆斯特丹、斯德哥尔摩、旧金山、新德里、圣地亚哥、约翰内斯堡、都柏林、维也纳、蒙特利尔、里斯本、巴塞罗那、卢森堡市、圣菲波哥大、马尼拉、华盛顿、布拉格、慕尼黑、罗马、利雅得、布达佩斯、休斯顿、深圳

  伦敦和纽约的地位,不可撼动。今年全球一线城市的变化在于,香港前进一名入围前三,北京首次进入“四强”,而广泛性全球化代表城市新加坡,则从第3下滑至第5。此外,深圳从Beta升至Alpha-,首次进入世界一线城市行列。

  在Beta级别,中国有13座城市上榜。

  Beta级别(因篇幅有限,仅列出上榜的13座中国城市)

  Beta+:

  成都、杭州

  Beta:

  天津、南京、武汉

  Beta-:

  重庆、苏州、大连、厦门、长沙、沈阳、青岛、济南

  二

  不少新一线城市实现了跨级别的跃升,放到更长的时间维度上,更能直观感受到“中国城市连通世界的能力正不断上升”。

  2010年,进入GaWC榜单前100名的中国城市只有5个,分别为:香港、上海、北京、台北和广州;

  到2013年,这一局面并未改变,即使是深圳这样的全国一线城市,也仍在百名开外;

  在上一期排名中(2016年),深圳、成都排名大幅提升,百强中的中国城市增至7座;

  今年,这一数字扩大至11个,新晋者为杭州、天津、南京和武汉。

  按照报告主要编写者、GaWC副主任本·德拉德与凯瑟·佩恩的说法,世界城市布局已向亚太地区倾斜,同时,随着更多中国城市加入其中,世界城市或将迈入“中国世纪”。

  三

  尽管中国城市上升速度令人瞩目,但必须指出的是,在Alpha级别(全球一线)的55个城市中,中国仅有6座城市(香港、北京、上海、台北、广州、深圳)。

  对于更多中国城市而言,在全球的融入度仍有很大增长空间。

  德拉德根据城市与包括亚太、北美、中东/北非、拉丁美洲、欧洲、欧亚大陆、澳大拉西亚、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等9个区域的连接度,绘制了不同城市的雷达图。

  他发现,诸如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等中国城市,雷达图中总会突出一个角,指向亚太地区。

  GaWC的研究结果显示,多数中国城市与所在的亚太区域连通程度明显高于其他地区。

  佩恩认为,这种偏向亚太地区的连接性对中国城市国际化有着重要意义。

  她指出:“这种与邻近城市的紧密关系,对中国城市在构建全球网络的健康度上至关重要。”

  但对比香港、新加坡可以发现,同为亚洲城市,它们对外的连接性却更显均衡——在高度连接亚太地区的同时,也与欧洲、北美的主要世界城市(伦敦、纽约)保持紧密联系,以推动它们城市地位的提升。

  事实也的确如此,一座城市很难在一个限定区域内完成真正的国际化。特别是随着全球联系愈加紧密,想要在全球资源配置当中占领优势,城市就必须对外建立起更广泛的联系。

  正如佩恩所说,如果缺乏全球服务网络,随着区域内部资源优势的消耗,城市吸引外来投资或触及远方市场将会越发艰难。

  从这一点来说,排名不是为了证明“世界城市”的地位,而是希望城市能够更准确地找到自己在全球化经济中的位置,以更好地融入全球。

  四

  世界城市的形成并非只有一种路径:成功的城市千差万别,正因如此,它们才能在彼此的发展中相互补充。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城市竞争加剧,近年来各类排行榜层出不穷,而GaWC的研究之所以能得到全球城市研究者的广泛认可,则得益于其独树一帜的研究体系——聚焦先进生产性服务业。

  世界著名城市学者、“全球城市”概念提出者萨森认为,先进生产性服务业在全球城市经济创建中,发挥着核心作用。基于此理论,GaWC开创了新的研究。

  我们关注的不是城市本身的“资产”,比如城市经济体量如何、有多少公司或大学等,而是专门关注这些“资产”如何与其他城市的“资产”联系起来。

  GaWC副主任本·德拉德说,“这就塑造了GaWC全球互联互通性的衡量标准,以及评价城市互联互通战略和地理维度的分析。”

  在他们看来,生产性服务业虽然只是城市经济中某一特定组成部分,却是“软基础设施”的核心构成,配合诸如机场等“硬基础设施”,把城市经济中其他主体与全球经济相连。

  实际上,发达国家普遍存在“两个70%”的经济现象,即服务业产值占GDP比重的70%,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的70%。生产性服务业的聚集,意味着市场、技术等知识和信息的大量集中,这能吸引跨国企业选址;同时,制造业附加值能在第三方帮助下提高,并赢得全球配置资源的更佳优势。

  拥有全球网络的高端生产性服务企业,就像遍布全球各个城市的信息流动“节点”,知识经济的价值通过企业在全球建立的网络“节点”输送,既帮助本地企业拓展海外业务,同时服务外来企业进驻投资,城市间的联系由此产生,一个互联互通的世界城市网络因此形成。

 

 

Copyright © 2018 陇原社科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兰州市社会科学院 备案号:陇ICP备170054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