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甘肃·兰州 > 甘肃 > 内容

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地联手共建南向通道之重庆篇

时间:2018-05-22 来源:

【走进南向大通道】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地联手共建南向通道之重庆篇

为“一带一路”打通物流新动脉

重庆果园港。每日甘肃网记者 董文龙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渝黔桂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常态化运行班列举行首发仪式。

  核心提示:5月13日-14日,甘肃日报社派出采访团,来重庆市采访报道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以下简称“南向通道”)建设情况。南向通道是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等地为关键节点,有机衔接“一带一路”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建设南向通道意义重大,重庆、广西、贵州、甘肃等西部相关省区市正齐心协力,朝着共同的目标愿景前行。

  重庆日报首席记者 陈钧 记者 杨骏

  5月13日,重庆团结村车站一派繁忙景象,一列满载汽车摩托车配件、成品纸等货物的列车缓缓驶出,这些货物将经贵州运至广西北部湾,再通过海运抵达新加坡。

  去年9月底,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正式开通运营,构建起一条以重庆为基点,向北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纵贯西部的国际联运新动脉。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如今,南向通道运营已进入正轨,其助推“一带一路”和西部大开发的重要作用正在逐步显现。

  新动脉改写传统物流格局

  近几个月来,重庆国际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的部分货物改变了货运线路:以往是从重庆沿长江顺流而下,由上海转运东南亚,现在则可选择从重庆经广西北部湾出海至新加坡的南向通道。

  公司物流部部长侯凯介绍,以前走长江需要30天左右时间,现在走广西出海,单是铁路运行只有2天时间,整个运输周期可以节约20天左右。

  与重庆国际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一样,越来越多的西部企业开始关注和选择这一物流新通道。从东向到南向,正引发西部地区传统物流格局的重大转变。

  多年以来,高企的物流成本一直是制约西部地区发展的痛点。“内陆地区物流成本占GDP的16%,远高于沿海地区的8%和发达国家的4%。”中国交通物流协会联运分会秘书长李牧原说,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必须创新思路、机制,缩小东西部地区在物流、融资等方面的差距。

  翻开中国地图,西部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口一眼可见——广西北部湾。由于基础设施薄弱、港口集疏运能力不强、航线稀少等原因,西部出海大通道一直通而不畅。东向通道,走长江水路或陆路到上海、连云港等地出海,成为西部地区货物外运的主通道。

  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加快发展和内外贸易的增长,物流格局正面临严峻挑战。一方面,与更直接的南向通道相比,东向通道运输路程遥远,物流时间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长江航运也面临物流通过能力日趋饱和、季节性因素制约等诸多瓶颈。

  2015年11月,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正式启动,其重要目标之一即为降低西部地区物流成本、促进国际间投资贸易增长,南向通道应运而生。

  根据规划,南向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州、广西通达新加坡等东盟国家。

  各地已付诸行动

  在中新两国以及沿线省区市的共同推动下,南向通道建设正加快推进。

  4月20日,在重庆市举行的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中方联席会议上,传递出令人振奋的信息:

  不仅已经抱团合作的重庆、甘肃、广西、贵州4地将加强紧密合作,内蒙古、四川、云南、陕西、青海、新疆等省区也表示将共建南向通道。

  作为第一批与重庆牵手共建南向通道的合作伙伴,广西、贵州、甘肃均成立了专门推动南向通道建设的工作领导小组,并出台了相关文件政策配套。

  “在今年全国两会时,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的一号提案,便是希望国家层面能够积极支持南向通道建设。”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党委秘书长黄伟京说,广西非常重视南向通道,也一直把建设南向通道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

  贵州省副省长卢雍政表示,南向通道可以经贵州,通过北部湾等沿海口岸抵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进而辐射南亚、中东、澳洲等区域的复合型国际贸易物流通道,是贵州省融入“一带一路”的重要抓手,也是贵州打造开放性经济的重要载体。

  甘肃省副省长张世珍表示,西部地区正从开放后方,迈向开放前沿。南向通道作为内环线,为甘肃带来了更多的机遇,也对整个西部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事实上,各地支持南向通道建设,并均已付诸行动。

  以甘肃省为例,今年1月,南向通道国际回程班列在广西钦州港成功发运,最终顺利抵达甘肃,意味着甘肃全面融入南向通道建设,也为中新南向通道国际货运班列常态化运营奠定基础。自去年9月29日,甘肃省中新南向国际货运班列成功首发以来,截至今年5月上旬,已开行下行班列11列(320车),总货重9406吨,总货值9732.8万元。

  下半年实现双向“天天班”

  而重庆方面,也在想方设法,不断扩大南向通道“朋友圈”。

  今年3月21日,一趟始发于重庆的列车抵达越南河内安圆货运站。这是“南向通道”国际铁路联运开行的从重庆经广西凭祥至越南的测试班列。至此,重庆实现南向通道铁海联运、跨境公路、国际铁路联运三种主要物流组织方式的相互补充、协同发展。

  “接下来,南向通道建设还将提速,南向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下半年实现双向‘天天班’。”中新(重庆)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近日向重庆日报记者说道。

  南向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于去年4月28日和5月10日分别进行了双向测试,并于去年9月25日首发了常态化班列。自开行以来,截至4月30日,累计开行162班,在每周固定双向3班对开的基础上,实现下行天天班满载运行,下行班列外贸货占比达到87%,平均运行时效40小时以内。货物种类更是达30多种,抵达港口覆盖亚洲、欧洲、非洲、美洲、大洋洲等6大洲45个国家的82个港口,实现与全球海运网络的无缝衔接。

  今年,该班列力争全年开行600班、下半年实现双向“天天班”。南向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逐步实现1班/周常态化运行。

  重庆还有联动中欧班列(重庆),实现贯穿南北、连接东西的目的。早在去年9月28日,越南的高端服装便通过南向通道跨境公路班车运输至重庆,再经中欧班列(重庆)运输至德国。

  而在今年3月16日,中欧班列(重庆)运输至重庆的集装箱货品,经南向通道国际铁路联运班列(重庆—河内),运输至越南河内安圆货运站,提前实现南向通道铁海联运、跨境公路、国际铁路联运三种主要物流组织方式的相互补充、协同发展。

  共建共赢格局开始显现

  4月20日上午,一趟搭载了越南电子产品的中欧班列(重庆)顺利驶出,其产品是通过南向通道铁海联运班列运至重庆,这也是两条铁路大通道,首次联动完成国际货物中转贸易。

  这批东南亚电子产品成功在重庆进行国际中转仅是一个开始,后续重庆将继续推动欧洲-重庆-广西-东南亚的国际中转业务,进一步助力重庆国际物流中心和国际分拨中心建设。

  “重庆要成为国际物流枢纽,而非简单的国际货物‘中转场’,需要更多的国际中转贸易来支持。”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渝培说。

  此次测试只是一个开始。目前,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作为南向通道的“主力军”,能够通达的港口已覆盖东亚、东南亚、非洲、美洲、中东45个国家和地区的82个港口,货物品类也越加丰富,下一步将推动迪拜等中东地区的汽车整车通过该班列运至重庆。

  国内,尤其是重庆周边省市区也发现了南向通道的重要性,甚至也预见了它与中欧班列(重庆)一旦联动后,会产生巨大的化学反应。

  “随着兰渝铁路通车,重庆与甘肃之间的联系也逐渐紧密,双方的货物运输也更加频繁。”甘肃省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苏亮称,南向铁海联运班列的出现,在促进重庆与甘肃交流的同时,解决了很多甘肃与东南亚之间的货物运输问题。

  他举例说,此前,甘肃的蔬菜到东南亚需要20多天,南向铁海联运班列出现后,比以前节约了10多天。而蔬菜的新鲜程度可以决定“一天一个价格”,节约10天所带来的利润不言而喻。

  “正因为这些,甘肃才成立了专门的平台公司,目的就是参与南向通道建设和运营。”苏亮说,除了共同打造、运营、建设好南向通道外,还希望与包括重庆、贵州、广西等西部省区市形成共识,不但对平台公司、物流信息、运输方式进行整合,还要对南向通道统一品牌、统一规则、统一运营、统一议价。

 新闻链接

  一文读懂“南向通道”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简称“南向通道”)是在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简称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等地为关键节点,中国西部相关省区市与新加坡等东盟国家通过区域联动、国际合作共同打造的,有机衔接“一带一路”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南向通道主干通道以重庆为起点,向南经广西北部湾沿海沿边口岸进出境,连接新加坡、越南等东盟国家,进而联通国际海运网通达全球;向西北通过中欧班列(渝新欧、兰州号)、中亚班列等网络通道联通中亚、南亚、中东及欧洲地区。

  南向通道重点包括由铁海联运、跨境公路、国际铁路联运三种物流组织方式形成的三个类型通道:

  一是南向铁海联运通道。目前主要是由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运营的南向通道铁海联运班列。该线路从重庆出发以铁路运输方式至广西钦州港,再衔接海运至新加坡、中国香港等港口,进而联通国际海运网。其中铁路运输距离1400公里,平均运行时效40小时以内,比经长江水运出海节约10天以上。

  二是南向跨境公路通道。目前主要由重庆公运东盟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运营的南向通道跨境公路班车。该线路从重庆出发以公路运输方式经广西、云南沿边口岸出境,可通往越南、老挝、缅甸等与我国毗邻的国家,进而辐射中南半岛国家。

  三是南向国际铁路联运通道。目前主要由重庆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运营的南向通道国际铁路联运(重庆—越南河内)班列。该线路利用西南地区既有及在建铁路网络,通过凭祥、河口、磨憨、瑞丽等沿边口岸,与既有及在建的泛亚铁路网络衔接,形成以重庆为枢纽,高效联通中南半岛的南向国际铁路联运网络。

  三种物流组织方式各有优势,互为补充。

  南向通道是我国西部内陆地区新的出海骨干通道,以及联接东盟、中亚、南亚地区的国际贸易物流主通道,实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及长江经济带在重庆的无缝连接。通道建设是落实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建设“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和“优化区域开放布局,加大西部开放力度”的务实举措,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两点”定位、“两地”“两高”目标的具体行动,是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推动西部地区新一轮开发开放、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抓手,更是重庆以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带头开放、带动开放的重要平台。

中欧班列(重庆)首趟跨境电商专列抵渝开箱。

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兰渝专列装车。


Copyright © 2018 陇原社科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兰州市社会科学院 备案号:陇ICP备17005463号